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四O七集)  2020/1/3  台灣  檔名:WD20-037-0407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〈衛靈公篇〉第一章。

  【衛靈公問陳於孔子。孔子對曰。俎豆之事。則嘗聞之矣。軍旅之事。未之學也。明日遂行。】

  「講書之前,先談談板書寫的易、簡。」這是雪廬老人在〈衛靈公〉這篇第一章書,他有在黑板上寫字,寫一個易(容易的易),簡是簡單的簡。

  「同學們對於中國文化脫節太久了,學《論語》只看一家的說法,不過自以為是罷了,其實誰也不能說確實對。」這個是講學《論語》只看一家的注解、一家的說法,只有看一家,看了之後不過就是自以為是,其實誰也不能說確實對。「元朝以前考試沒有限度」,沒有指定用哪一家注解來考試,元朝以前。「以後便有限度,注釋也有限制,指明要遵從朱子的注解」,宋朝朱子的注解,考試要用朱子他的《論語》注解,「叫中式,寫中他的法式就可以了」。「對不對呢?宋時就有人反對。」當時宋朝朱子那個時代就有人反對。「但是考試時離開朱注,即便考得好也不錄取,這是錮蔽人的知識。所以後來的《論語》只有一個講法,才有《四書改錯》等書出現。」這是雪廬老人舉出,元朝以後,元朝、明朝、清朝考科舉就指定用宋朝朱子的注解來考,如果沒有用朱子這個注解考,你考得再好,也不會被錄取,雪廬老人講這是錮蔽人的知識,把人的知識蒙蔽了,所以後來《論語》只有一個講法,就是只有依朱子這個講法,其他家的講法很多人都不知道,這樣才有《四書改錯》等書出現。

  「《論語》注解開始於漢儒,為什麼不尊崇漢注呢?漢儒所注也未必對,但漢儒本著訓詁,少發議論,因為注《論語》的毛病都在議論上。民國以來,不管漢注、宋注都取消了,連經書也不要。今天國家提倡中國文化,因為發現其他人都不可靠,所以提倡靠自己,但是只宣傳也沒用,真心研究的有幾人?」

  「今日吾所講的《論語》,國家沒有限制誰的注解。宋儒有改經的,這是大毛病,若採取《集釋》就比較複雜。吾主張簡要詳明,今日的風氣相反,為了登報賣錢的緣故,興囉嗦的風氣。作文、辦事都要如此,言多必失,絕無好東西,即使是司馬遷也不行。辦事囉嗦能辦出什麼事?你要真辦事、作、看書,還是必須簡要詳明。」

  「《論語》書中經文雖然複雜,吾講得簡單。吾所說雖然簡單,但是這是從複雜中得來。吾預備時,自找麻煩,你們別學囉嗦。你們學什麼佛?現今的佛法是學什麼佛?佛所為是為了什麼?你們所為又為了什麼?你們學《論語》,是學孔子?還是學宋明儒者?」雪廬老人講我們學《論語》是學孔子?還是學宋朝、明朝的這些大儒,這些人呢?「還是學如今的報紙文章?」雪廬老人這個提醒就是很關鍵了,我們學《論語》主要是向孔子學習。「《周易.繫辭》是孔子親自作的,《繫辭》說:乾以易知,坤以簡能;易則易知,簡則易從;易知則有親,易從則有功;有親則可久,有功則可大。乾很容易,坤很簡單,易是乾的本體。易則易知,容易才叫人好懂,簡就有能力。易知就可以學,可以和他親密,簡單就能隨從著你辦。親密就能長久,所以一學容易學,就能成功。易簡這兩個字,乃天下之正理,真正的理論就在簡易,得簡易就得了天下的正理、正位,萬物生焉,成了功。」

  「吾恐諸位學囉嗦,所以特別申明。演講也須如此,要意猶未盡。若掛鈴鐺,就大差了。辦事也是如此。」

  『衛靈公問陳於孔子』,「衛靈公問陳於孔子,有人說,《論語》某句有所為而發,其實都是有所為而發。魯衛如兄弟之政,孔子的朋友很多在衛國,道在魯國行不通,想在衛施行,所以孔子到衛國。開始時衛靈公對待孔子好,如果待孔子不好,孔子也不去,連南子也待孔子好。」

  「陳就是陣」,這個文是寫陳,在這裡念陣,不念陳,就是上陣打仗的事,衛靈公「問孔子上陣打仗的事」。「讀書能聞一而知二就不錯了,聞一知一也可以。衛靈公為什麼問陣?」

  『孔子對曰:俎豆之事,則嘗聞之矣,軍旅之事,未之學也。』

  「俎豆之事,祭祀時擺供牛羊犧牲,豆是用木頭做的禮器,盛什麼東西有一定的規矩,簡易,看一遍就會。嘗聞之,曾經聽過這個,俎豆的事情我曾經聽過。軍旅之事,未之學也。你問陣是軍旅的事情,我沒有學。孔子其實是學過,未之學也是說話溫和。」

  『明日遂行。』「到了第二天,孔子就走了。為什麼走了?是被問住了,答不上來所以走了嗎?讀書有如參禪,到老不悟,那是書呆子,就如同生在現今的世間,卻不懂今日的事情。靈公並不是不知孔子,而是故意問陣,開孔子的玩笑。孔子懂得避色、避言,衛靈公既然對孔子的禮遇衰退了,就該離去。」

  「學這一章,要知道該進則進,該退則退,自己要明白進退。」

  好,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