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四七二集)  2020/3/8  台灣  檔名:WD20-037-0472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〈陽貨篇〉第六章。

  【佛肸召。子欲往。子路曰。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。親於其身為不善者。君子不入也。佛肸以中牟畔。子之往也。如之何。子曰。然。有是言也。不曰堅乎。磨而不磷。不曰白乎。涅而不緇。吾豈匏瓜也哉。焉能繫而不食。】

  『佛肸召,子欲往。子路曰:』「佛肸召,子欲往,這與魯國無關,齊桓公為霸主之後,晉文公當霸主,所謂齊桓晉文。三家分晉,韓趙魏都是在晉地,是晉的功臣,受封土地。後來范中行等四家打起來,三家滅了智伯范中行,都不歸晉了。到戰國,三家滅晉,成為韓趙魏,奪取晉君的權位,也像魯國三家都不對。佛肸當中牟縣宰,中牟是趙地,在河南、河北都有中牟縣,弄不清楚,可以不管。三家沒有分晉時,佛肸就在中牟縣,三家分晉後,佛肸不服從趙,因為趙他背叛晉的緣故。佛肸也找幫手,找上孔子,孔子也想前往,但不是就去。又是子路出來說話,這回說明白話。」

  『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:親於其身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。佛肸以中牟畔,子之往也,如之何?』「昔日我仲由聽夫子您說過,本身不是善道,君子就不去與他合作。佛肸背叛君臣的道理,雖然對晉是對得起,但是佛肸他也是以家臣背叛大夫,背叛趙家,夫子您上那裡去,對嗎?」

  『子曰:然,有是言也,不曰堅乎,磨而不磷,不曰白乎,涅而不緇』,「孔子說,你說得對,我說過這樣的話,但是你沒記住別的話,還有什麼話?我不是說過,東西很堅固,如何堅固法呢?磨它不磷,磷是薄、壞的意思,怎麼磨也破壞不了它。不也說過白,涅染它,緇是發黑,你要守住白,也不叫他染上黑。什麼是磨而不磷,涅而不緇?《禮記.考工記》,舉車輪的中心車軸,用棗木做的,很堅固,車輪來來往往,輪壞了,軸雖然吃大力,軸卻不壞,這是磨而不磷的比喻。《廣雅》說:涅,黑泥也,涅並不是染料,黑泥染不上黑,不是染色的材料,這是涅而不緇的比喻。」

  「這是孔子說,我出來但是不改變我的堅固,污穢也染污不了我。孔子說,但是並沒有真去,即使去也染不了。我出來有我的辦法,不論受什麼艱難,我有辦法,而且染不了孔子。例如孔子在衛,彌子瑕、南子要孔子出來,孔子都不出來,但是孔子為何不拒絕而欲往呢?」

  『吾豈匏瓜也哉,焉能繫而不食?』「孔子說,我不是匏瓜,空有虛名而不幹,有機會我便出來。匏瓜吾採《焦氏筆乘》的說法」,雪廬老人他採取《焦氏筆乘》的說法。《焦氏筆乘》說匏瓜是「指南方的星」,叫匏瓜星。「既叫匏瓜星名,又是繫在那兒。」匏瓜綁在那個地方。「《詩經.小雅》云:維南有箕,不可以簸揚;維北有斗,不可以挹酒漿。南方的匏瓜星也是虛有其名。我難道是匏瓜星,掛在那裡不中用的東西嗎?」

  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