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四八二集)  2020/3/18  台灣  檔名:WD20-037-0482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〈陽貨篇〉第十六章。

  【子曰。巧言令色。鮮矣仁。】

  「這一章重出,為什麼不去除呢?」這一章書我們在前面有讀到過,這裡又重複,又出現這一章,雪廬老人講,重複出現的為什麼不去除,就是不刪掉?下面講,「從前吾讀書,遇到這種情形,不但不去除,如果有某一地處是空白的,也不敢改,預備以後有古版出來時再校正,印書店更不敢動手。」這裡雪廬老人就給我們講出這一個理由。這一章是重複的出現,為什麼不去除、刪除?雪廬老人講,他從前讀書遇到這種情形,有重複的,不但不去除,如果有某一地處是空白的,也不敢改,為什麼不敢改?預備以後如果有古版,有那個古時候的版本出現的時候,再校正。這種情形,印書店(就是印刷廠)更不敢動手,不敢隨便去做刪除的這些動作。

  「從前在機關的公文,增減文字都不可以。所以有等因奉此的文字,這有一定的寫法。領薪水的字中缺一行半,不知什麼年缺的,就是不補,補了不行。從前的皈依牒,文字有一定,連摺法也一定。(摺好後,大印要端正在上面)。」這是講對於這方面的,舉出從前在機關的公文,公文出來增減文字都不可以,所以有等因奉此的文字,這是有一定的寫法。這個也是給我們講,看到古書有一些重複的,有一些錯別字,甚至漏掉的,不去更動它。比如過去我們校對經書,特別是古時候的版本,有時候對某一個字,的確很明顯它是錯字,但是對古書它的原版,也不在它的原版去改動那個字,就是複印出來之後,在旁邊可以給它加一個註解,就是加一個字。比如說這個錯字了,那麼把比較明顯的錯字,加在旁邊註明這個字應該是哪一個字,這樣讀了才合乎這一句的文意,是註在旁邊,那個原文都不去改動;漏掉、空白的,可能是遺漏的,應該補上,這樣讀起來就上、下文意才能夠相通,但是對它的原版,那個原文不改,就是在旁邊做個註明。

  所以過去李老師他校對古書,古版的古書,遇到這種情形都是用這種方式來註明,沒有直接在那個古版去改。特別我們校對《大藏經》,這種情形就很多,因此這個態度就是保持它原來的樣子。為什麼不去改動,有些很明顯的錯字而不去改動?因為這個例子一開,有時候改的是對的,有時候校對的人也會把那個對的改成錯的。過去我們校對《大藏經》就曾經有發生過這樣的情形。所以依照李老師這個傳統,對古書出現這種情形,用這個態度是正確的。所我們現在校對還是秉持這個原則,就是原來古版它有明顯的錯字,也不在古版去改,就註明在旁邊可能是這個字,或者存疑,原版不動。這章書也是重複出現的,重複就是前面已經有了,這裡又有,自古以來都是把它保留下來,都不敢更動。所以這個態度,我們特別在校對、看古書,這個態度我們一定要知道應該這麼做,這個也是慎重。

  這章書雪廬老人他就沒有再重複講解,前面有講過。這章書主要是講,『巧言令色』,很會察言觀色,很會講話,會讓人喜歡;巧言令色,『鮮矣仁』,這種人有仁愛心就很少,不是說完全沒有,就是少。這是講巧言令色的人,這樣的人仁慈心就很少,也並不代表完全都沒有,就是少,鮮就是少。

  好,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