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群書治要36O》第四冊—恭敬、敬慎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二八一集)  2024/6/9  華藏淨宗學會  檔名:WD20-060-0281

  諸位同學,大家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《群書治要36O》第四冊,第伍單元「敬慎」,一、「微漸」。

  【二八一、文王田乎渭之陽,見太公坐茅而釣。問之曰:「子樂得魚耶?」太公曰:「夫釣以求得也。其情深,可以觀大矣!」文王曰:「願聞其情。」太公曰:「夫魚食其餌,乃牽於緡;人食其祿,乃服於君。故以餌取魚,魚可殺;以祿取人,人可竭;以家取國,國可㧞;以國取天下,天下可畢也。」】

  這一條出自於卷三十一,《六韜.序》。

  『田』是打獵,通一個田一個文那個「畋」,是打獵的意思。『渭之陽』是渭水的北岸。陽是山的南面或水的北面,稱為「陽」。陽就是山南水北也,山在南水在北稱為陽,渭之陽。『情深』是道理深奧。『牽於緡』,緡這個字念「民」,是被釣魚的繩子牽住。緡是釣魚用的繩線。『竭』是窮盡。『家』是大夫統治的區域,古代稱為家,即卿大夫或者卿大夫的采地食邑稱為家。『國』:古代指諸侯所受封的地域稱為「國」。『㧞』是攻取、佔領的意思。同拔起來那個「拔」同樣,跟那個字意思一樣的。『畢』是全部征服。

  這一條也是講恭敬、敬慎。「周文王到渭水的北岸打獵,見到了太公」,就是姜太公。「正坐在長滿茅草的岸邊釣魚。文王上前探視請教」,請問太公說:「你釣到魚喜樂嗎?太公說:凡是垂釣都是為了得魚」,釣魚就是為了要釣到魚,要得到這個魚。「釣魚的道理也很深奧」,太公說釣魚道理很深奧,「從中可以看到大道理。文王說:我想聽聽這深奧的道理!太公說:魚貪吃香餌,就會被釣魚的繩線牽著;人要食君主俸祿,就會服從君主。所以用香餌釣魚,魚可供烹食」,用香餌去釣魚,釣到魚,魚就被殺了,就被煮來吃了。「以爵祿網羅人才,人才就能盡為所用」,以爵祿(高爵厚祿)來網羅天下人才,人才都能夠為所用。「以家為基礎而取國,國可為你所有;以國為基礎而取天下,天下可全部為你所征服」,就是被你所征服。這個道理的確很深。所以「厚祿、重賞、高爵」,就是高名厚祿,很重的獎賞,「可使人臣竭智盡忠,赴湯蹈火」。這個也是「敬慎」,舉出文王跟太公對話的一個例子,我們從中可以去思考其中的大道理。

  好,這一條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