悟道法師晨間講話—善用語言,心口俱善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二四五集)  2021/4/8  華藏淨宗學會  檔名:WD32-007-0245

  諸位同修,大家上午好。阿彌陀佛!請放掌。我們昨天跟大家分享勸世文,那一天拱北殿有發一個美國的年輕人講台語,講得很溜,他說希望不要讓它(台語)沒有了。昨天跟大家分享,現在講的台語,主要是閩南語,因為台灣地區不是只有一種語言,也是很多種,原住民的話跟我們也不一樣,客家話,國語是東北那邊的,北方。聽說明朝的時候,他們的官話好像也不是我們現在講的國語。因為清朝是滿族,滿族他是在東北三省,就是現在的遼寧、吉林、黑龍江這一帶,入關滿族統治。蒙古它有蒙古的語言文字,元朝是蒙古族統治的。

  我們看台灣從鄭成功正式遷移過來,你看台南的開元寺、安平古堡,這是明朝末年的時候建的。我們知道台南(南部地區)都是講我們現在所謂的台語,可能那個時候明朝的官話是以這個為主,這個有待考據。清朝,當然它是關外統治,它就以這個為國語,大家都要學。到民國,聽說有選要用哪一種語言做國語,就是以前叫北平話,現在叫北京話,還有廣東話,還有其他的,因為中國的方言很多。結果聽說北平話跟廣東話只差一票,就大家用北平話。如果那個時候大家選廣東話,我們現在大家都要像香港一樣,學廣東話。所以語言文字也是人與人之間感情的交流。我們根據這些發音,台語、廣東話都有八音,證明這是古音。古代唐朝,《唐詩三百首》,你要用閩南語或廣東話,唱出來才好聽。你用國語唱,沒那麼好聽,那個韻味不一樣。所以我們昨天讓大家聽了一些勸世歌,雖然是民間的,但是它有它的韻味。這個也是語言文字的保存。

  還有一樁事情我們可以去證明,你說這個閩南語有那個音,它就有那個字。《佛說阿彌陀經》、《心經》,我們用閩南語就可以念出來。以前我用台語講經,用閩南語念出來。我們也請林老師讀《無量壽經》,用閩南語讀出來,林老師讀的那個滿有韻味的,跟我們現在念的味道不一樣。我們念有一句,我記得最詳細的就是「德風徐起」,德風徐徐的起來。我們念國語就是「德風徐起」,林老師念,我聽他念,「德風徐起」,這樣讓你感覺味道不一樣。所以林老師念台語的《無量壽經》,大家可以聽一聽,學一學念經。

  其實這些方言都是古代地方的音,但那個音,它能夠對這個字來念。你看越南的,他用越南語發音,他也是《佛說阿彌陀經》,文字都一樣。我去日本京都,他們《佛說阿彌陀經》,跟我們完全一樣,《心經》完全一樣。所以有一年我到京都,中西隨功他的寺院,他請我帶我們同修念《心經》,他帶他日本的同修念《心經》,他說你念你的,我念我的,叫我們先念,我們就敲木魚念《心經》。那一天他們做法會,念完就換他們日本的居士念《心經》,他用日本話念的,敲木魚也是這樣敲,一個字一個字的,文字一樣,所以他只是那個發音不一樣。所以我們用廣東話、用客家話,都可以這樣念出來的,這個也是證明古時候的發音,各地方有各地方的方言,有它的特色。

  國家當然語言要統一,就是有一個大家共同使用的語言,不然,像以前我們到香港去,好像去到外國一樣,他講的話,我們完全聽不懂;我們講的,他也聽不懂,這個就沒有辦法溝通。秦始皇他是統一文字,統一車的軌道。文字統一就是你語言不通,文字還可以通,就用文字來溝通。所以有一年我去日本,從東京坐電車到京都,跟中西隨功法師坐,我們兩個坐在一起,有個同修說,悟道法師我幫你翻譯。中西法師說,我們不用翻譯,他就拿個便條紙,用寫的,用漢文寫,寫了你哪一年生的,我哪一年生的,我寫的他看得懂,他寫的我也看得懂。所以你不懂日文,懂得漢文,你去也不會迷路。所以文字是統一的,但是語言沒有統一,可能到清朝的時候,語言才統一。

  語言,有一個共同的語言是需要的,就是你要選哪一種,不然各地方言不一樣,像我們今天跟客家人講的也是不一樣。但客家人比較有語言天分,客家人會講閩南語,閩南人就比較不會講客家話。當然也有會講,但比較少,我聽大部分客家人都會講閩南語。也就是說當時從大陸遷移到台灣來的先民,當然就是閩南這一帶的人數比較多。後來客家人再後面接著過來,過來就是比較好的地都是閩南人拿去了,客家人就會定居在比較郊區,山區。但是客家人有一個特色就是勤儉,那個比較偏僻沒關係,但我們很努力來工作,我們生活還是可以過得去。這就是先民遷移的一個歷史,所以這些我們也都是要有個概念。

  這些傳統文化是有需要保留,當然語言文字是主要的工具,這個工具很重要。所以林老師有讀《太上感應篇》、《了凡四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。以前我去學講經,講一般的講話是可以,但是叫我念那個文言文,生難字,我說國語都不會念了,還念台語的,實在是有困難。但是那個時候我們師父跟館長都叫我要去講台語給老菩薩聽,我一定要依教奉行,好像非我莫屬,所以那個時候就到處去聽。還好以前小時候看過歌仔戲、布袋戲,它那個都是文言。大家要看布袋戲,哪一天帶你們去看,小西園還有亦宛然,亦宛然都到法國去表演。他那個口白,就是他講話,都是文言。

  天仁茗茶,在大陸叫天福茗茶,那個老闆娘,有一年我到美國洛杉磯去,到洛杉磯淨宗學會講經,那個老闆娘來聽,包一個紅包給我,拿一本書給我。說她先生以前在台灣開天仁茗茶賺了很多錢,後來去投資做證券(斬頭),他差點就跳樓,想到兩歲的小兒子(剛剛出生),才取消那個念頭,不然她說遺囑都寫好了。他遺囑寫好了,準備要跳,但是想到他兒子,又取消那個念頭,所以他在家裡閉關兩年。他太太就跟我敘訴他的經過。其實那個倒(破產)了,他欠債沒有跑掉,他就是我倒就倒了,我現在就這些錢,就給你們處分。

  閉關兩年,後來他去大陸廣東、福建看茶的市場,因為茶是他的專業,所以他就去看那個茶的市場,他覺得大陸剛剛開放沒多久,這個茶很有商機。但是那個時候沒有本錢,回來要找股東,沒有人要跟他去。因為他倒了,誰敢再去投資?後來有一個股東就說,你很誠實,就拿幾百萬給他去那邊開發,他當然也準備有還也好,沒還也好。後來他去了,他的故鄉在漳浦,在漳州比較靠近汕頭那個地方,漳浦。他就去家鄉看看,因為他們大概明清時代就移民,移到南投。他太太跟我講了很多,還有拿一本書給我看。他們在加拿大也有分店,在洛杉磯有分店,在舊金山也有分店,有茶行。

  後來APEC高峰會議,各國的元首到加拿大開會那一年,他就拿茶葉去送。他送給當時大陸的國家主席江主席,送給他,就跟他結那個緣。後來,他過去就是在高速公路的服務區,他就去承包那個服務區。他說服務區,我來給你做,我出錢來給你做。而且他去大陸看,大陸最髒的是廁所,有很多人不敢去大陸,就是因為廁所太髒。他做服務區的廁所,請大陸的領導去廁所吃飯,聞不到廁所的味道,他做到這樣,所以大陸政府方面也就對他很信任。所以很多高速公路的服務區都是他去投資的,他在那邊賣茶葉,做休息站,後來他在大陸的茶行叫天福。

  他太太拿一本書給我看,我就利用在美加,因為美國境內還是要坐飛機,就利用上飛機的時間看,就看他這一生。他的成功,我去漳浦看他有一個銅像,他們做一個銅像,他說他當老闆,所有的罪過他來承當,所有的功勞統統給他們下面這些職員、職工,所以我說這個人能夠做成功有他的道理。這個也是我們傳統文化,就是所有的他來承擔、他來負責,功勞都給大家,所以大家能夠為他來努力、來做事,這是他成功之處。他太太就問我,你那個閩南語怎麼講那麼好?我說從小跟我父親看布袋戲、看歌仔戲。後來我也聽聽林老師念的這些經,所以當時要學台語講經,也是一個很大的考驗。

  後來又到新加坡去講,也是講閩南語的。到漳州、泉州,到漳州那個寺院,我去講國語,那些老菩薩也跟我們台灣一樣,聽不懂。他們說普通話我們聽不懂,他們說講家鄉話,他們才聽得懂。所以現在閩南語還有很多地方還有,菲律賓、印尼的泗水,還有印尼棉蘭也有閩南語。而且他們那邊的飲食文化跟我們差不多,煮那個補湯很相像,還有他們那邊的柑仔店,就是我們以前傳統的那種小商店。這些都是文化,當然我們還是在這個當中學習傳統文化,學習一些做人處世的道理,所以天仁茗茶,在大陸是天福茗茶,李瑞河先生,他成功的優點也是值得我們去學習效法。

  好!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,阿彌陀佛!